忍者ブログ
大地に生きる僕らは、行き場のない思いを空という無限のゴミ箱に投げ込むんだ。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噗,我也不知道今天發什麽神經,於是不小心寫了中秋的卡嘉莉和阿斯蘭的同人文
多餘的話明天來po了
因為明天上海所以要早點睡
先貼上來一記好了wwwwww


CE78,世界在混沌和迷惑中走向平靜。
五年前大戰留下的廢墟已經不見蹤影,世界局部依然有著槍火衝突,但自從CE74年,三方同盟簽訂了停戰協定,已經長時間不見大規模的戰爭了。
奧布在這之後百廢俱興,卡嘉莉趁機解散了原有的議會,借用軍事力量迫使攝政大臣交出政權,重新鞏固了阿斯哈家族的勢力。在這之後,奧布確立了人才引進和經濟復蘇的相關政策,重現了昔日的輝煌。
卡嘉莉出色幹練的辦事能力也得到了全民的肯定,作為奧布第一個女首相,開始被人民理解並且愛戴。奧布再次成為世界上申請移民最多的國家,經濟繁榮情況也直逼新人類的plant政府。
卡嘉莉看著秘書提交上來的半年度工作總結,嘴角露出了不易察覺的微笑。她用手揉了揉還是亂糟糟的金色頭髮,從辦公桌上站了起來。
「今天就到此為止吧。你不是有申請過今天想早回家的嗎?反正也沒有什麽事了,你先走吧,之後我自己來處理就可以了。」
她一手整理著散落在桌上的文件,抬起頭對面前的秘書說道。
「謝謝首相!那我就先告退了。」秘書很開心地笑了起來,轉身準備離開時,突然想起了什麽又把頭轉向了卡嘉莉。
「那個……首相大人……」四十代的秘書欲言又止。
「怎麼了?」卡嘉莉一臉迷茫地望著他。
「沒什麼……如果首相沒有事,今天也請早點回家啊。那麼,辛苦了。」秘書最後留了這樣一句話,走出了首相辦公室。
「搞什麽啊,四十歲的男人還這麼含糊。」雖說是能獨當一面的首相,但骨子裡還是有著脫不掉的孩子氣,卡嘉莉搖了搖頭,打開了行程確認。
「舊曆九月十五號,基拉和拉絲卡,6點海邊小屋的吃飯。」手機裏想起了機械女聲的提醒。
「啊,我想起來了,好像基拉三個月前就問我要了這天預定。」卡嘉莉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。
她看了看手錶,指針已經指向了五點三十。
「糟糕,好久不見的聚會要遲到了!等等基拉又要生氣了!」她急匆匆披起了大衣,衝出了市政辦公樓。

「卡嘉莉,你再因為什麽政事放我鴿子我可要生氣了啊!這次可是我先預約的,不管發生什麽你都要過啦啊。」好脾氣的基拉也難得有如此強硬的口氣。
卡嘉莉在回家的車上想起了三個月前基拉的話。
「什麽話啊,這是對待姐姐的態度嗎。不過算了一下我至少放了他五十次鴿子都有了吧……」卡嘉莉吐了一下舌頭,心裡下了這次一定要準時到達,挽救一下形象的決心。

「我回來了。」她走進偌大的房子,只有大門的聲音回應著她的問候。
「說起來,今天管家也是請假來著……」卡嘉莉一邊自言自語一邊上了二樓。
兩層樓的房子是父親留給她唯一的物產,當初奧布自爆時因為有山脈的保護,這棟房子倖免於難。大戰結束之後她一直就住在這裡,就算在辦公樓工作再晚她都會回家一趟,仿佛是要和父親說聲平安一樣。
說起來那時候阿斯蘭避難也是在這裡,他的房間迄今依然保留著。反正房間也有多放著也沒有壞處,卡嘉莉當初只是隨便說了一句,這裡的管家似乎明白她的心事一般,將阿斯蘭住過的房間保留了下來,並且定時清理。
平時的她基本都是直衝自己臥室睡覺,這段時間奧布事務走向正軌之後,她的時間也變得寬裕。每次路過阿斯蘭曾經的臥室都會停留一下,好像那個男子會打開門,問她要不要進來喝一杯茶一樣。今天也是這樣,她靜靜地站在門前,發了一會兒呆,只是回了自己一句「你當你還是18歲的小姑娘啊!」之後就快步走向了自己的臥室。
進了臥室,習慣性地脫掉了外套,才發現床上沒有要換的衣服。
平時的衣服都是由管家準備,無論是禮服還是正裝都會用意妥當,卡嘉莉只要換服就可以了。不過今天的預定她卻沒有和管家說,應該想著私人事務不用麻煩管家準備了吧,結果現在自己到底要穿什麽自己也不知道了。
處理國家大事遊刃有餘的首相居然在苦惱今天晚上的衣服。
卡嘉莉苦笑地想如果讓議員們看到自己這樣一副樣子,一定會擺出不屑的樣子邊搖頭邊說「說到底還是個孩子,不夠成熟」。
她討要別人說她不成熟,所以就算硬撐她也會裝出強勢的樣子,繃著一張臉和比她大幾十歲的男性爭論辯解,擺出和年齡不相符的嚴肅表情做著無聊到不行的政府報告,面對熾熱目光的民眾露出自信的微笑。
因為,因為能夠讓她放聲哭泣的人已經不在了,能夠借她胸膛靠的人也已經不在了。
猶記得那天她率領軍隊衝進議會爭奪政權的時候,即使基拉和瑪琉都持槍站在她的後面,她依然感覺得到自己加速的心跳,背後不停在抖的手和抑制不住顫抖的聲音。
她多希望後面有個人可以拍著她的肩膀對她說上一句沒問題。
不,她知道已經不能一味地去依賴他的溫柔,因為她自身的脆弱所以她必須堅強。
「哎……」她重重地歎了一口氣,打開了衣櫃。
衣櫃裏面從何時開始塞進了一大堆她自己也不知道的衣服,這更加增加了她挑選合適的衣服。
奈何,這位年輕有為的首相,衣服品味還停留在18歲上。
她不知道歎了多少氣,終於在快放棄準備時翻出了舊時穿的T恤和褲子。
「啊,得救了得救了!」她像個孩子一樣跳了起來。
把衣服展開的時候突然聽到東西落地的聲音,她蹲下身子,在地板上發現了應該是掉落的一個小絨袋。
「這個是……?」她蠻副疑惑地打開了袋子,看到了裏面的內容,瞬間就明白了。
「啊……原來那個東西被我放在這裡了啊。真像那時候我的風格。」
她笑著用手指拿起了紅寶石戒指,借著黃昏的光芒,還能看得見紅寶石的光芒。
「真漂亮……我還以為我已經忘記了呢……」
她玩弄著這枚戒指想起了和那個人的種種。
能夠想起來的似乎都是不好的情節,無論是孤島上兩個人第一次見面還是之後兩個人的死裡逃生。
那時候如果自己態度強硬一點他就不用獨自離開奮鬥,他送戒指的時候是不是在做一個約定呢,但是當時的自己一點也沒有察覺。
那時候和尤那結婚一半是被逼一半卻又是把希望寄託在他身上,如果那時候來的不是基拉而是他那該有多好,但是按照他的性格他是絕對不會出現的。
就算心意相通,她和他還是擦身而過;就算理想相通,他和她還是刀刃相見。
那時候的她,對於阿斯蘭的感覺,到自己察覺之時已經深厚到連自己也無法相信。
原來愛一個人是可以選擇放棄的。
她在對他的思念中領悟到自己的感情,才做出了和尤那結婚的決定,才在阿斯蘭醒來的時候離開。
只要守護就可以了。
她甚至能夠體會到父親當初犧牲的那種情感。
只要他幸福就好了。
她對那個陪伴他的女孩說「那個人就交給你了。」
能夠給予他幸福也許從一開始就不是自己,而是其他女孩,其他懂得他溫柔的,理解他理想的,包容他脆弱的女孩。
而那個人或許並不是她,所以才一直擦身而過。
在她決定去爭奪政權的那天,她把早已脫下的戒指包在了衣服裏面放進了衣櫃的深處,仿佛想要塵封那段記憶,和過去的自己說再見。
「那時候的我傻傻的,現在也是傻傻的……難怪人家不要我了不是么。」她笑著換上了以前的休閒服,並在衣櫃里找出了一件風衣披上,就準備出門了。

路過阿斯蘭的房間時她又停了下來,想了一下,轉了把手把門打開。
擺放真的就和以前一模一樣,時間停留在了五年前的那個瞬間。
他已經不會回來了。
她比誰都明白,也早已承認。
是自己的脆弱,正是自己的脆弱,才讓他不願意再回來的吧。
在漫長的歲月中,隨著經驗和年齡的增長,她發現正是因為她的軟弱,才使自己失去了一次次讓那個男人幸福的機會。
無論是他離開奧布還是和尤那的婚約,只要自己再強硬一點或許事情就會往不同的方向進行,只要自己再堅強一點或許就能捍衛兩個人的理想。
但那不過只是假設。
後來在她每次要妥協的時候,她都會想起他,想起軟弱的自己,都會咬著牙堅持下來。貫徹信念是件很困難的事,但是只要堅持就一定會有回報。如今的奧布就是最好的證明。
「應該說我們兩個人都是太脆弱了以至於無法給予彼此幸福,因為那時候的我們,連自己的理想都無法實現。」卡嘉莉關上了房間的門,輕輕地對自己說道。
「他肯定是去尋找自己的堅強了,等他找到了也就能夠自己獲得幸福了。再也不需要以為是堅強的人了。」
她覺得真的是時候去忘記他了,因為她現在足夠強大到去守護自己的理想。
但是又覺得忘記好難,他的臉時不時就會浮現在自己的面前。
「哎,我是不是又有什麽後知後覺了啊。」
她歎了口氣,跨上了摩托車。
去基拉的海邊小屋稍微會花上一點時間,不用車的話摩托車是最佳選擇了。

到達那裡的時候已經六點超過了,因為她看見基拉不遠處的撲克臉。
啊啊,又遲到了。
她在基拉身邊停下了摩托車,脫下頭盔,邊整理頭髮邊說了聲抱歉。
「和我說抱歉沒有用的,要知道,今天有特別的客人啊!」
「是嗎,今天飛鳥和露娜也來了嗎?」
「對啊……不對,我說的重要客人不是他們了,雖然他們也來了。」
「啊…………那就是瑪琉和穆桑了嘛……今天什麽日子,請這麼多人來吃飯……不會是基拉你中了彩票了吧……但是你又不像是會買彩票的人啊…」
基拉面對一開口就不停的卡嘉莉歎了一口氣。
「都這麼多年沒見了你怎麼還是老樣子……」
「什麽話,姐姐不是常常和你們夫妻視頻的啊。」
「又是姐姐……敗給你了……總之你到了你就會知道了啦。」
「哦,那好……說起來今天到底是什麽日子啊,爲什麽連我辦公室的人都想早點回家。」
卡嘉莉搖搖頭抱怨著,結果基拉睜大眼看著,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。
「你不會連中秋夜忘記掉了吧………………」
啊……
她又是一臉後知後覺的表情。
「大家當然是要和家人團聚,你不會不放人家走吧。」
「哪有哪有,我讓人家走了好不好!我只是忘了今天是中秋了嘛……」
卡嘉莉還想做著最後的掙扎,和基拉繼續鬥嘴。
拉克絲在屋前看著鬥著嘴的兩個人走過來,不禁笑了起來。
「兩個人不要光顧著說話了,快進來吧,人家還等著卡嘉莉呢。」
這時候,飛鳥和露娜從門里出來,「啊……卡嘉莉來了嗎?真是的,她怎麼在這種場合也遲到啊……」
「飛鳥,我可是都聽到了,難道我在軍事會議上遲到過了嗎?有說這話的空隙還不如爭取下次不要遲到呢。」
說起來,飛鳥和露娜在奧布軍隊里都身居要職,也算是卡嘉莉的心腹一派。
「你,你不許公報私仇!」飛鳥開始結巴起來。「
「首相大人,您就不要作弄飛鳥了。」露娜明顯就在幫她的丈夫開卡嘉莉的玩笑。
「不要叫什麽首相大人,卡嘉莉,卡嘉莉就行了!露娜瑪利亞!」結果卡嘉莉被露娜搞得滿臉緋紅。
大家看到這場景都笑了起來,包括剛剛從屋裡出來的瑪琉和穆桑。
「大家就不要拿卡嘉莉開玩笑了,她都不好意思了啊。」屋裡又走出了一個人,聲音里掩不住笑聲,但卻幫卡嘉莉說話。
咦……這個熟悉的聲音。她頓然震驚了。
那個人,五年間沒有間斷思念的那個人站在了她的面前。
她搖了搖頭,不會是因為剛才對他的胡思亂想才導致幻覺的出現?
她伸出手來,碰到了他的臉。
是他,真的是他。
他居然回來了。
五年之後的他沒有多少變化,碧綠的眼眸,深藍的頭髮,溫柔如昔的笑容。
一定要說什麽變化,那應該是眉宇間比以往更硬朗的線條和成熟鑒定的眼神。
他一定找到了所以才回來了吧。卡嘉莉心裡這麼想著。
「你還是像以前一樣冒失啊。」阿斯蘭笑著抱住了依然發呆的卡嘉莉,把頭深深地埋進了她的一側,許久都不願放開。
「才沒有呢,你不知道我也有成長啊。」卡嘉莉雙手回抱了阿斯蘭,熟悉的體溫再次傳達到了她的心裡,綁緊的神經終於得到了放鬆。
「啊……我知道,我怎麼會不知道呢。」阿斯蘭拍著卡嘉莉溫柔地說道。
他鬆開了卡嘉莉,從口袋裡拿出了卡嘉莉送給他的守護石,重新掛在了她的脖子上。
「但是,你依然是個不能讓人放心的孩子。所以從今天開始,讓我來守護你吧。」
「阿……阿斯蘭,說什麼傻話,我可是奧布的首相!」
「可是在我眼裡你還是當年那個粗心到要讓人擔心的野丫頭哦。」
他不等卡嘉莉辯解什麽就嘴封住了她的口。
一個長達五年時間終於到來,包含兩人決心和信念的吻。
卡嘉莉滿臉通紅,仿佛回到了當年的那個她。
這次一定不放手了,一定要讓那個人幸福。
兩個人默默地在心底祈禱,相視而笑。
「啊,對了,這個……」卡嘉莉從口袋裡拿出了那枚紅寶石戒指,剛剛在來的路上突然發現自己無意識間將它放進了上衣口袋
「能幫我重新戴上嗎?」
「從此以後,彼此不再分離。」
阿斯蘭對卡嘉莉鑒定地說道,再次在她無名指上帶上了戒指。


拍手[1回]

PR
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:
[106]  [105]  [104]  [103]  [101]  [100]  [99]  [102]  [98]  [97]  [96
門前木板
本BLOG限牆內專用
存放日誌為10年1月~至今 圖片4月前的基本失效,這點還請多多包涵
表·蝸居:~蝸居~@FC2
蝸居@livedoor:~蝸居~@livedoor-存放所有日誌,圖片同樣部分失效
カレンダー
08 2017/09 10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プロフィール
HN:
askaur
性別:
非公開
自己紹介:
★關于我
畢業途中的大學生
既有腐魂又有乙女心的雙重體質
程度嚴重的聲控
「腐男子.net」的常任作者
一応ACG雜誌撰稿人

★關于本blog
此博為牆內專用,10年4月前日誌圖片顯示無能,請多包涵OTZ
本博的所有內容均只代表個人意見
主要以感想和日常瑣事為主
有女性向內容,請謹慎閱讀
歡迎留言交流


★主張
(敬稱略)
聲優—
福山潤、細谷佳正
三木眞一郎、関俊彥、羽多野涉、野島裕史、以下略。
漫畫-
峰倉かずや、ヤマシタトモコ
草間さかえ、夏目イサク、國枝彩香、水城せとな、中村明日美子、西田東、穂波ゆきね
小說-
凪良ゆう、かわい有美子
木原音瀨、砂原糖子、榎田尤利、英田サキ、崎谷はるひ、一穂ミチ、松岡なつき

★联系方式
zhuhanlv☆hotmail.com(☆→@)
weibo:weibo.com/askaur
twitter:@askaur29
最新コメント
[05/19 backlink service]
[04/23 徹一]
[01/02 askaur]
[01/01 Kagetsu]
[10/17 askaur]
ブログ内検索
パリ市ロマンチッ区
應援★switch★
応援★マスケティア★
應援★志水ゆきデビュー15th★
カウンター
アクセス解析
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
爪印地図
free counters
Admin / Write
忍者ブログ [PR]